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创】拾柴  

2008-11-29 22:54:15|  分类: 自别后遥山隐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最害怕的季节就是冬季。万木萧条固然悲凉,但是透彻心肺的寒意该如何抵挡?那时家家都不富裕,整个冬季都靠买煤取暖不太现实。还好我们村靠近海边,海边上有防护林带,每到秋季落叶成冢。收完秋后,农人浩浩荡荡的推着木板车向海边沙峪进发,因为那里有一冬的火种,一冬的温暖就要靠那片林子给予。

我家也不例外。早在夏季妈妈就已经为拾柴做了准备。她买上几斤绞丝绳,用梭子织成巨型网兜,赶集买上一把上好的竹制耙子。万事俱备,只等秋风渐紧,到海边拾柴。后来读元稹的悼亡诗中有这样一句:落叶添薪仰古槐。当时大人们为了既省钱又暖和的过冬的心情也大抵如此吧。

当最后一粒庄稼平安进家后,妈妈就和左邻右舍相约一起去海边拾柴了。星期天我和弟弟也会早早起来随妈妈去拾柴。离海边有七八里的路,妈妈用木板车推着我俩,到了海边,大家各自散开,但也相距不远,只要吆喝就能互相应答,以方便照应。

海边的林区大多是刺槐,深秋早已过了槐花飘香的季节,只有光秃的枝桠,和一地的落叶。由于林深叶茂,林子越深处落叶积得越深,踩在上面,脚会陷进去,发出“沙沙”的声响。如果有伴,妈妈就会在这样的区域拾柴,虽走的远,但拾得快。找准区域后,妈妈开始“疯狂”大搜刮,双臂把耙子扔的远远的再耧回来,只一会,一堆小丘似的落叶就聚积起来了。我和弟弟会遵照妈妈的吩咐捡枯枝。但林间吸引我们注意力的东西太多。翠绿的蝈蝈,起初被我误认为蚂蚱。还有黑黄相间的大蜘蛛,它结的网粗壮有力,一旦缠绕在头上,几天都会黏糊糊的。运气好的时候还会见到刺猬,害羞的小家伙跑不快,弟弟就用枯树枝鞭打它。不时的还会从林子深处窜出小动物,吓得我俩哇哇大叫。妈妈边忙着边呵斥我们:“怕什么,是野兔子。”

有时妈妈拾柴搭不上伴儿,就不往林子深处走,而是在边缘地带拾柴,但是这些地方往往有许多坟地(那时还兴土葬),一个个小山包似的坟骨朵静默着,冽风吹过,枯枝哗啦哗啦的响,玩得不亦乐乎的我总是在这时打一个冷战。而妈妈一旦到了哪个坟头,嘴里总是念念有词,我问她说些什么,妈妈说:“人虽死了,但也有尊严,到了人家地方拾柴,是迫于无奈,扰了人家清静,要表达歉意的。”我虽害怕,但心中总是觉得妈妈的举动好笑。妈妈拾柴也一直安分守己,拾柴就是拾柴,决不伤害林子中的一草一木。有一次弟弟想从一棵小树上折一段树枝,妈妈见了大声斥责他:“有那么多枯枝你不捡,为什么非要折小树上的?”那时林场中的守林员经常到林子中突击检查,因为他们发现有人偷偷的砍伐胳膊粗的小树,藏在车最下面,虽然我们也挨过查,但是我知道母亲从没有那样做过,所以,每当我们满载而归,妈妈总是很满足,很坦然。

堆了十几堆柴后,我们开始动手网网兜里装,把网兜摊开,我和妈妈往里抱柴,弟弟站在网兜里负责把柴踩实。每次我们都能拾四五网兜。这样连续半个月,拾的柴足够一年烧的。不仅一个暖暖的冬在等待着,还有未来一年美好的生活要靠这些柴来点燃。

现在每到冬季,再也不用愁受冻了。但在我的家乡,依然有人推着小车去拾柴,因为勤俭是传家宝。拾柴不见得传承下去,但像敬畏、尊重这些做人的本质总应传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