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创]永恒的沧海   

2008-05-02 13:26:37|  分类: 人生到处知何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匆匆回乡。由于刚下过雪,田野斑驳,远近的树木冷峻的静立着。到了村中也是静静的,仿佛无人居住,只剩下那些不算整齐的房屋,偶有狗儿蹿出。其实我的家真正搬离这里不过三年,我的人真正离开也不过一年。但这一年中我只回来过两次,一次是表弟结婚,这次是二姑姥爷病重。这个富饶美丽的小村子曾经是我生活了三十年的家乡啊。但是一转眼如此如此重要的一个所在,就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消失了。甚至由于失去的时间短,还不曾引发我刻骨铭心的情感。比如眷念、感伤、愁绪……每次来,冲击我情感的是依然住在这里的亲人的喜与悲。

翻检我的人生存储,有多少当时被认为极其重要的人与物,情与景,在有意无意中被抛入时光隧道一去不回呢?

那五彩斑斓的糖纸,每积攒一张,就伴随着一阵甜蜜的喜悦。我把它们展开、压平,沾上糖渍的认真清洗,用干净的手绢擦拭。一张张精美的糖纸背后是金子般的童年。那时我不知道留着它们有何用途,只知道它们对于我很重要很重要。什么时候它们飘出了我的视线,变得可有可无或者幼稚可笑的呢?也许是有了港台明星的粘贴之后,也许是有了新奇的邮票之后,也许什么也不为。它们成批的撤离了我的生活,似乎从来不曾拥有过。我也不曾难过,只是当比我更小的孩子向我炫耀他的藏品时,我会不无得意的说:“我曾攒过一大堆糖纸呢!”

还有我住过三年的母校。我曾多么自豪——为迈进这所重点中学。它高楼耸立(不过三层,但那时却觉得甚为高大),垂柳依依。宿舍里笑语欢声,教室中书声朗朗,还有食堂的咸菜条,甬道上的小圆石子。多美好的所在,那时我曾激情满怀的爱着她,发誓以后即使毕业也一定要经常回来看望她。但一去经年,我没有再回去过。由于拖沓,由于情怯,渐渐的觉得没有必要,放在心里就好。可是后来听说母校的楼成了危楼,政府无力翻修,学校解散了。后来又听说可能卖与哪个开发商建成了新楼区。一股莫名的惆怅与遗憾就这样被埋进我对母校的回忆中,再也挥之不去。

还有当初认为那么不可替代的初恋。我曾为它设计了极为悲剧的结局。结果什么也没发生。如同其他任何两个缘尽的人一样,一个向左,一个向右,今生永不再见,不是刻意,而是天意。虽然每当想起不免酸涩,但它的重量与我的那些糖纸无异。因为所有我曾认为极为重要的东西,都同样是一种经历,它们不分轻重,只有经历的先后,只有情感的历练。

午后,又匆匆离开了小村,冬日的暖阳照着残雪。我忽然有了鲁迅回故乡的感觉,难道这次我是为别它而来?不,曾经沧海其实是永恒的沧海,虽已远去,却被我们珍重的放在心里。不曾遗忘,更不可替代。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