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二姨的被子  

2009-02-01 19:47:52|  分类: 深知身在情长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二姨家要宴请我们,这是二姨多年的心愿。实际上我心中是有愧疚的,每年借口二姨家离得远,借口老公忙,我只参加老姨家的聚会。其余时间宁可躲在家中也不愿意多走两家亲戚。但是二姨这些年来一如既往的关心我,虽然家里不甚富裕,但是每年都要给我一些土特产,我都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也许忽略二姨太久了,姥爷、妈妈、老姨也都过意不去了,于是决定今年去二姨家聚聚。初二下午,在老姨家吃完饭,老公开车把我和女儿先送到二姨家了。

二姨在邻县的一个村子。小时候,每到暑假我都会来二姨家避暑,这个村子的很多地方都留下了我童年的记忆。村西边的池塘,池塘上两个石头垒的堡垒型的氨水窖,村东的沟渠,成排浓密的白杨树,离家很远的露天电影院……后来二姨承包了桃树地,那一片硕果累累的“蟠桃园”,人间仙境一般。时光是个偏心的老人,把岁月雕刻在二姨和二姨夫的额头眼角,却翻新了村中的角角落落。那成排的白杨越发挺拔,那氨水窖也倔强的兀自屹立在村口。村中的新房层出不穷,来到二姨的门前,却依然是那套老院落,只是被二姨两口子修葺的更加整齐利落干净。时值隆冬,院中不见一丝绿意,可是我分明看见一畦畦豆角黄瓜在窃窃私语,老槐树在挥舞衣袖向我打招呼。

入夜,由于眼睛疼痛,我想早早睡觉,二姨把我和女儿安排在西屋,她打开柜子,把行李一套一套的搬出来,仿佛有一种气息在空气中弥散,但是我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只见被褥都是半新不旧的,但是每一件都给人干净舒适的感觉,脱了衣服钻进被窝,棉质的舒适感熨帖着我的全身。嗅一嗅才知道那是自然的气息,是阳光的味道。一边往外拿被子,二姨一边如数家珍的告诉我每一件的来历,“这件是你妈给我的,连同被罩;这件被罩还是你给我的。”我一看那件被罩是淡青色的,中间有贴花。我疑惑的问二姨,“我给的?”我再仔细看,依稀记得那是我刚结婚时单位发的被罩,我家的那件粉色的早就不知所踪了,而二姨的这件虽也不新了,却浆洗的那么可爱,就连被头也一点污渍都没有。二姨接着说:“这被里是我用孝布拼的,不用,那么多白布就可惜了。”

听着二姨的述说,我开始强烈的羡慕起来了。二姨这么多年的生活我非常清楚,经济上一直处于贫困线上,并不是二姨不要强,而是太想把日子过好了。所以这么多年来,二姨两口子起早贪晚的干活,不时的跟随别人养鹌鹑,养貉子,种桃,但是由于缺乏经济头脑,几乎干什么也没挣多少钱。后来表弟上大学的四年更是家中举步维艰的四年。忠厚传家久,二姨始终以坚韧、勤俭的精神持家,更以宽容大度的胸怀处事,不仅和亲戚们走的近,和乡里邻居处的更像是一家人。更可喜的是表弟大学毕业后工作稳定,对二姨二姨夫极为孝敬。眼看着二姨家的日子蒸蒸日上,一天好似一天,一年好似一年。

二姨过那屋去了,我关了灯,在黑暗中独享二姨给予我的温馨。明天我就离开这个洒满我童年记忆的小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来,但是我知道一笔珍贵的财富已经被我获得。不虚此行。

                                          2009.1.30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