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与陌生人说话  

2009-04-12 00:31:07|  分类: 深知身在情长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感动是来自陌生人的。

(一)

长征路上的花儿开了有几天了。可是每天实在是太忙碌,没时间静赏。那天,接了女儿回家,惊喜的发现那一树的雪白、嫣红、嫩粉,心被激荡起来。惊叫着发问:“是什么花儿呀,太漂亮了。”女儿还等着我指引迷津呢,周围是车水马龙的喧哗,明知没有人理会我。“是杏花。”不经意间一句柔柔的回答和着微风而来。转头看见与我并排骑车的是一位比我稍长的大姐,白净的皮肤,充满笑意的眼睛。我们自然的聊了起来。大姐告诉我,长征路上的花大多数是杏花,还有樱花。春季最早开花的就是这两种花,其次才是桃花梨花次第开放。杏花的花期很短,往往是一场风雨就落红满地。这让我想起了陆游的“小楼一夜听风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诗句,不禁为杏花的刹那芳华而叹惋。到了岔路口,大姐朝另一个方向骑去,我们挥手道再见,就像聊过千百次的知己。

偶遇一树繁花,偶遇一位如花般雅致的陌生人,怎能不倾情一叙呢?美好的环境净化了心灵,屏除了杂念,升华了信任,敞开了心扉。人生多些这样的偶遇我愿意。

(二)

那年的七月十五,弟弟忙于工作,妈妈身体不好。为爸爸上坟的重任我一个人揽了下来。

正是七月流火的季节。爸爸的坟在远离村子的农田边上。四野是开阔的稻田,碧绿如毡。早晨,晶莹的晨露在草尖凝结滑落,打湿我的裤脚。我踩在芨芨草的身上,芨芨草的齿叶划破我裸露的脚面。

来到爸爸的坟前,完成一切祭奠的过程。我跪在湿乎乎的草地上发呆,不知什么时候眼泪爬满脸颊。当它如泉水奔流,打湿我的衣襟,当一阵阵嚎啕打破四野的宁静,我才知道,我压抑多年的痛苦已经随着思念决堤。

失去父亲,我不知道是否改变了我的人生。只觉得我的人生过早的失去了一份没来得及回报的幸福。一种叫“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痛入骨髓。

明知道无人劝慰,就因为无人劝慰,我放肆的大哭。有想念,有委屈,有不堪的重负,有难言的悔恨。哭给对面的爸爸听,哭给渠中的流水听,哭给惊起的飞鸟听,哭给盛夏浓得化不开的绿色听。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悠远的传来,“孩子,哭哭得了,回家吧。”我惊转身,一个老农,戴着草帽,一身破落的衣服,推着一辆加重自行车,在高高的大渠边上走着。再没有别的话,默默的走远了。

冥冥中仿佛见到走到老年的父亲。也是这样一顶草帽,这样一辆车子,也是这样一阵沉默。直到今天我依然恍惚,那一幕是真实的,还是我的幻觉。“孩子,哭哭得了,回家吧。”那一刻,来自陌生的老者的心疼与怜惜,抚平了我所有的伤痛。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