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粒粒皆辛苦  

2009-04-24 21:13:46|  分类: 人生到处知何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车还未停靠稳当,只见一群妇女,头戴四方围巾对角折成的三角巾,一手拿钩子,一手拿撮子,疯狂的冲上前去,有伸手灵巧的已经钩住车上的栏杆踩上车边,车还在动,人已经开始动手,拿着钩子钩着车缝隙间残存的玉米,金黄的玉米滚落到撮子中。车终于停靠稳妥,妇女们分三面不停的用钩子钩着玉米。司机下了车,踱到一边找人闲聊。

路上不停的开过拖着两节车厢的大车,车上装的满满的玉米,他们是来淀粉厂交玉米的各地的货车。由于车身庞大,来回错车占满了不宽的公路,钩玉米的人们就在这狭小的空隙中,无比心焦无比喜悦的收获着一些残存的剩余。他们会把这些玉米拿回家收拾干净,磨成面,喂猪。甚至细加工,人也可以吃。这些附近村庄的妇女们,每天守候着每一辆路过的拉玉米的车,她们的希望全在那车缝中。而货车司机也乐于让她们这样做,省却自己清理的麻烦,就像老虎和牙签鸟的生存关系一样。

有些老妪甚至不顾来回飞驰的各种车辆,兀自用扫帚扫地上撒落的玉米粒。有些玉米粒被浮土埋得深了,她会一个个用手捡起,用嘴轻轻的吹着尘土,把它们一粒一粒聚集在撮子或口袋中。

 

夜晚灯火阑珊,一家新开不久的饭店外停满了各种样式的小轿车。酒桌上正在推杯换盏,觥筹交错,起坐喧哗,服务小姐走马灯似的上了一盘又一盘,超大的转盘式饭桌上美味佳肴已经堆积起几层,最下层的菜甚至还没怎么动筷子,就被后来者埋没在肉山菜海中。白的、黄的、红的、平静的、冒泡的、苦辣的、甜蜜的各色酒水饮料摇曳生姿,一部分顺着口、喉、胃、腹一路飞流直下,一部分顺着嘴角蜿蜒流淌,濡湿前襟。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舌头打结,身体乱晃,脚下发飘,客套着,吹捧着,敷衍着,应付着,谄媚的搀扶着高贵的,微醺的拍打着大醉的,大笑着,大喊着,呼喝着,相约着,“这一次我请”,“下一次我安排”,柜台上潇洒的一挥笔,签名结账,出门上车。一路狂飙赴下一个盛宴,或不远处,霓虹闪烁,歌厅、钱柜、俱乐部、会馆,好而不贵,真正实惠。

 

白居易有诗云:复有贫妇人,抱子在其旁,右手秉遗穗,左臂悬敝筐,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

杜甫有诗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张养浩诗云: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4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