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深度忧伤  

2009-05-15 22:37:38|  分类: 瘦尽灯花又一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愿建我的希望在灰烬之上,然而我的希望依然要变成灰烬;灰烬是时时刻刻的寓在建设里,但建设也时时刻刻化作灰烬。”

这样忧伤绝望的句子触目即是。“心情的践踏”,“浅浅的伤痕”,“低头怅惘水中月”,“我沉沦在苦忆中”,“触目的痛创”,“惆怅”,“凄其风雨夜”,“我只合独葬荒丘”,“肠断心碎泪成冰”“梦回寂寂残灯后”……单看这些题目,就能想见内容的愁思如淫,泪飞如雨。

午夜梦回,愁肠百结,独守荒冢,心系家亲。读她,让我想起欧阳修的一首词:清晨帘幕卷轻霜,呵手试梅妆。都缘自有离恨,故画做远山长。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不同的是,词中是生离,她所承受的是死别。

谁说革命者就不能有感天动地的爱情。都是血肉之躯,都有七情六欲,谁也逃不脱宿命的安排。

如果上天给了她聪颖、秀慧,满腹才华,那么随之而来的附属就是无尽的忧思,无穷的伤感。她是一个望月伤怀,对花流泪的女子。情窦初开之时,她以为得遇今生最爱,不想却遇上一个寡廉鲜耻的骗子。对爱情的满怀憧憬被无情粉碎。从此,她患上了爱情洁癖症。即使遇上最爱她的他,她也紧闭心门。

从冷若冰霜到若即若离,到只谈友情不谈爱情,她步步设防,步步为营,牢不可破的心门如一口孤寂的古井,深不见底。而他以哥哥般的宠溺,以革命者的激情澎湃,更是以一个爱恋者的狂热,像执着于革命理想一样,执着于这份只给予她的坚贞与火热。

他送给他火红的枫叶,仿佛馈赠了一颗火红的心,与火红的未来。她回应一篮枯萎,一片凋谢。他赠给她一只惨白的象牙戒指,以绝望的爱情的名义。她接受了,以不忍伤他的友情的名义。他屡遭拒绝,却愈挫愈勇。她屡次回绝,却越来越难以割舍。

但初恋的打击就像深埋在繁花下的枯骨,像灰烬上乱舞的碎末,她害怕采下花朵,露出的依然是枯骨,她忧虑跨过灰烬,沾上无数难以清除的碎末。她残忍的坚守自己,实际上是在残忍的切割月老套在他们足踝上的那跟红线。

直到他生命之火即将熄灭之时,她的梅香终于为他而绽放。她日夜陪伴着重病的他,却依然如得到太多关爱的任性的孩子,倔强的不肯回应他依然火热又逐渐冰冷的眼神。

悲剧终于无法挽回,她把他葬在他生前指认的墓地,她也把自己的青春一起随他葬在那古墓荒冢。从此,坟前那素衣飘飞的女子,开始用她年轻的生命谱写他的挽歌,谱写关于他俩的爱情神话。

日日哀泣,夜夜呕心,我不再以为是曹公笔下林妹妹的专利。一个爱人骨髓的女子可以,一个悔入骨髓爱到膏肓的女子尤甚。“假如我的眼泪真凝成一粒一粒珍珠,到如今我已替你缀织成绕你玉颈的围巾”,“假如我的想思真化作一颗一颗红豆,到如今我已替你堆集永久勿忘的爱心”。“哀愁深埋在我心头”。

忧思难遣忧郁成疾,她终于追随他化蝶而去。

留给我们无数凄美的文字,深深叹惋,深深怀念,送给我最爱的石萍梅——高君宇这对革命爱侣。北京一游的另一遗憾,其实还有一个,就是没能去陶然亭悼念他们。

谨以此拙作以示纪念。

                                      ——读石萍梅散文集《模糊的余影》有感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5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