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这是为什么呢  

2009-05-17 22:42:00|  分类: 人生到处知何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深了,母亲打完麻将回来,洗洗要睡了。我跟母亲走进她的房间,想看看给她铺的被褥是否舒适。母亲看我进来,话匣子就打开了。

无非就是她现在的生活圈子。帮老梁卖了一个月零一天的菜,老梁如何感激她,她买菜时给她优惠多少。

我听着都是块八毛钱,这点钱现在在我看来微不足道啊。心想,跟数字、跟钱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母亲,什么时候这么微观的看钱着。小时候,我们姐弟的一切用度在村中不说是最好的,也是经常吸引眼球的。母亲过日子从来不会抠抠唆唆,可现在?

母亲又说了一些所谓富人花钱的气魄,语气中满是对人家钱的来历的匪夷所思,对人家花钱的豪迈的惊叹。

聊着聊着又聊回了村子。

邻居小向以前在鸡场养鸡,鸡蛋不挣钱,做别的去了。回村住没房,要租母亲的老房。

刚越发的傻了,前些天母亲回村,他只会看着母亲傻笑。二婶没什么好衣服,去年母亲给她的衣服她一直穿着,二叔头发全白了,牙也快掉光了。

姨姥给母亲打电话,问我有什么不穿的衣服没有,不要的给她,她改改穿。

二姑爹住院着(住在我弟媳上班的医院),二姑妈既要忙地里,又要伺候。母亲帮忙给二姑爹做了几顿饭。二姑妈也苍老了很多,母亲捡了一些她能穿的衣服给她了,“高兴得没法儿”。

二舅快一年没包到工程了,一直赋闲,听说最近有一个好活儿,能带他的一批人挣钱去了。

拉拉杂杂,絮絮叨叨,母亲的话像一曲催眠曲。夜很深了,很久没见到我的母亲意犹未尽,见我困了,说:“去睡吧。”

躺在床上反而没了睡意。想想那些亲戚,那些乡亲。小时候,家家都不富裕,但是家家都是欢声笑语,谁也不比谁富多少,谁也不比谁穷多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叩石击壤,土里刨食,过的其乐融融。

现在呢,生活好了,一家家盖的四六八开的大房子,小院落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一进村水泥路面,绿树繁花,一色的墙面,醒目的标语。

但是每次我回村,看到他们的精神面貌却是憔悴萎靡的。看惯了城里人月白风清,水嫩润滑的容颜,越发的觉得村里人的脸仿佛是被风干了的咸菜疙瘩,沟壑纵横,条条纹路仿佛都在诉说着岁月的无情。

这是为什么呢?我不明白。

都说经济危机横扫全球,但是我们上班的工资反而涨了,虽然物价也涨了,但涨工资毕竟是好事。再看看农村,受经济危机影响的反而深重,小向、二舅们不就失业了吗。我们看病有医保,农村也有。可是像刚这样,不用住院,但常年药不断,有医保不住院没人给报啊。

姨姥、二姑妈,干了一辈子,到老,都给了儿孙。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不为儿孙做马牛”,但有几个父母能眼睁睁的不管呢。包括母亲。年轻时有名的女强人,到老所有积蓄全给儿子买楼了。要不宽绰多半辈子的母亲,至于为一些小利而沾沾自喜吗?

唉……怎么好?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6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