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夏日黄昏  

2009-06-28 11:07:01|  分类: 除却花开不是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长的夏,让我想起那些跑远的自己,以及跑远的弟弟和玩伴们。

黄昏,吃完晚饭,把水龙头接上白色的水管,引到院子中,水哗哗的流出来,用大拇指把管口按住一部分,水的力量突然加大,被高高抛起,向小院的水泥地面喷溅,一天聚积的暑气随着四处奔流的水相携而去了。

弟弟最爱做这项工作,像一条见了水的涸辙的鱼,突然跃起,吧唧吧唧发出响声,在水中兴奋。弟弟就是这样一条鱼,拿着水管子四处乱喷。米字型花墙如一位典雅的迎宾小姐,却被他浇个落汤鸡。花墙上未来得及收的鱼干,八爪鱼干全部又与水亲密接触了一回。香椿树上长满了金色长毛大喇虫子,他把水管高高扬起,那些虫子猝不及防竟然抱着叶子滚落下来。有的甩到了猪圈墙上,有的击到茅房里。

弟弟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我是在洗衣服的。晾在铁丝杆上的衣服又被他洗了一遍。我也想玩,他不给。我就朝屋子里叫:“妈,妈,你快出来看看。”妈妈拿着笤帚出来了,当然水龙头在临出门前就关掉了。一阵“小小子就知道淘。当姐姐的就知道和他争。一个也不让我省心”唠叨噼里啪啦打在那满地的积水上,被那大笤帚一下一下扫地出门了。

雨中的黄昏,后院的姐妹会来找我玩“演戏”。我们把夹被围裹在身上当裙子,把薄薄的被单系在颈间当斗篷。前额围上一个长条纱巾,当抹额。为了效果逼真,我把太姥姥给我的珍珠缝缀在纱巾上,把筷子插在发间,头儿上系上长长的毛线穗子,当金步摇,走起路来,不是一颤一颤,反而时刻担心掉下来。

女孩子的游戏,变化无穷,叽叽喳喳笑声不断。弟弟不能出去不能击水,呆呆的在地下望着我们在炕上演戏。弟弟转身出去,旋又回来。只见身着爸爸的军绿上衣已经拖地了,腰间束了一个腰带围了几个来回,别了一只疑似枪的木头,雄纠纠气昂昂起来,在地上“啾啾,不许动,缴枪不杀”乱叫起来。我们只能呆呆的看他了。

如果是雨后的黄昏,全街的孩子聚集到老六家的后院。因为他家的后院没有围墙,与街接壤,而且种了很多杨树,雨后杨树棵子中积满了水。男孩子们赤脚淌水,女孩子穿着鞋先在浅处踩踩,慢慢的也进到深处,雨大时,能没了小腿。泡沫凉鞋要比塑料鞋时髦。因为它们会像小船一样飘在水上。谁要是有了这样一双鞋,那她就是雨后公主,谁都要赞美她,以博得穿穿她的鞋的机遇。传来传去,有的女孩子的鞋子沉在水中找不到了,哇哇的哭着回家了。

几天后,暴晒的天,老六家的后院总会露出几只泥糊糊的单只鞋。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