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读废名  

2009-07-24 11:38:19|  分类: 瘦尽灯花又一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我仅读了废名这一本散文集,似乎没有资格评论他的文章。在读这本书之前,我甚至不知道废名是何许人。读完之后,我百度了一下,大致了解了废名的生平。

至于废名的文学风格,书中也有许多前人之见。那些见解都很鞭辟入里,深入骨髓,对于指导我读这样一位风格独特的作家有很大的帮助。但我也不甘心自己的大脑成为别人思想的跑马场。在读废名的散文时,有许多地方可以看出他行文的吃力,但是评论家一般把这样的地方评价为“晦涩”。就是读者读不懂的地方,比如李商隐的诗,很多人读不出名堂,就用隐逸晦涩来形容,到废名这里也是如此。他的老师周作人说:“本来晦涩的原因普通有两种,即是思想之深奥或混乱,但也可以由于文体之简洁或奇僻生辣,我想现今所说的便是属于这一方面。”

面对大家,我一上来就批评,实在是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其实废名的散文有很多语言鲜活传神,是当时许多作家望尘莫及的。比如倍受后人好评的一些句子,两边院墙夹成一条深巷,石铺的道,小孩子走这里过,故意踏得响,回声。一个“逗”一下子把这句平淡的叙述升华为传神的描写。写坟地的草,草是那么着阳光绿,疑心它在那里慢慢的闪跳,或者数也数不清的唧咕这一句描写由于技法用的大胆,一下子把草写得虎虎有生气。大手笔就是大手笔,不服不行。

但我依然不热衷这些句子。因为后世的作家仿废名这种写法仿的厉害。这种写法要用的浑然天成,废名自己也说,就像唐人做绝句一样。但是唐人做绝句还讲究一个炼字炼句,尤其是贾岛,竟然到了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地步。再好的字句一经锤炼就好像门上的铜环,好看是好看,但一眼就看出来是后安上的。废名的高妙就在于他是顺手拈来,没有十足的才气很难做到。其实这种仿造我也经常用,用起来如果灵气不来,真是痛苦。但是才气允许,这种写法真遭人爱啊。

废名也是小说家。但是很多人把他的小说也当做散文读,这本废名散文选竟然有大半的作品是小说,编者为自己的做法找了充分的理由。因为废名同时代的很多作家一致认为废名的小说就是散文。

我读废名的小说同样被他优美的有些滞涩的语言吸引,总想停下来反复品味那些精妙。不像读别的小说,可以像飙车一样一路开下去,不用回味。但是读完令我回味的却是那些如丝如缕的情节。比如《沙滩》,写了一个老尼与琴子在沙滩上的一段对话,在此之前,大半篇幅在写琴子的善与真。情节就蕴含在对话中,老尼年轻时长得丑,丈夫嫌她不体面,她真心的爱丈夫,就离家了,想成全丈夫再找一个体面的。很多年过去了。七十多岁的老汉来到老尼的庙中,向老尼真心的忏悔,真星不恼白日,真心是松柏长青,世上唯有真字好。从此,老汉也出家了,陪老尼同在庙里修行。这不是一个很凄美的故事吗。只是废名讲故事的手法不同寻常。仅凭文中有这样一个故事还不能认定它是小说而不是散文。小说的主要功能是反映社会生活,表达深刻的主题思想。废名的这篇小说完全做到了这一点。想一想,丈夫为什么一开始不喜欢他的妻子,很可能是媒妁之言,包办婚姻。妻子离开后的几十年丈夫怎样历经磨难悔悟了世上唯有真字好的真谛,妻子出家后又是怎样强忍悲痛坚强活下去。这里面不是有着深广的社会内涵吗?而琴子这个听众又恰恰是“真”的化身。越品越觉得废名的高明,这样的题材如果让亦舒与琼瑶写,一定是一篇言情小说了。亦舒会重点写老尼的坚强、隐忍,她会提前让那个丈夫悔悟,然后妻子还俗,共效于飞。琼瑶呢,她会把这个故事完全写成大悲剧,甚至小琴会变成老汉与老尼的女儿,最后父母没得到好姻缘,小琴弥补了父母的缺憾,嫁个好人。俗,俗,怎一个俗字了得。我以前就是如此品味呀。

还有《碑》,也是这种写法。就不一一分析了。总之废名的小说读后都有一种余音绕梁的余韵,这要是哪个大导演就会技痒给人家添续集,千万别呀,狗尾续貂的蠢事还是少做。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