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民国才女的忧伤  

2009-08-17 21:06:00|  分类: 瘦尽灯花又一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云想梦衣裳 

中国几千年的文坛对于女性来说是寂寞的,屈指可数的几位如璀璨的明星令人景仰。这种情况直到民国彻底被打破,尤其是五四以来,文坛上出现了一大批女性作家,她们如绚烂的花朵,缤纷各异。由于时代的注解,她们既激情澎湃,又有着各自的忧伤。

石萍梅的忧伤是与生俱来的,是骨子里的忧伤。就像林黛玉,不因寄人篱下,不因对爱情的患得患失。只因个性使然,珠泪明抛暗洒,忠实的演绎着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这一谮语。石萍梅生在山清水秀的小村,父严母慈,唯一的不完美是母亲是父亲的继室。上有一异母兄长。她从小就聪慧出众,学业顺遂,她的人生没有败笔。直到爱情受骗,极度自尊把身体中潜伏的忧郁因子全部激活。从此,这个长有一双“似蹙非蹙柳叶眉”的女子把她的青春活力全部掩埋,无穷无尽的忧伤席卷了她的人生。君宇死后,她狂歌以哭,狂醉以哭,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终于追随她的君宇而去。忧伤夺去了她的生命,也成就了她凄美绝伦的文笔,造成了她以悲剧审美关注时代的眼光。那一篇篇血泪幻化的文字,能软化任何一颗冷漠的心灵。

庐隐,石萍梅的好友。同时也是文坛上的另一朵奇葩。她生在官僚之家,理应过着大小姐的生活。但仅仅是因为生她时,她的外祖母去世了,母亲认为她不祥,所以遭到全家人的厌弃。人生就是这么荒谬。郑庄公因为痦生遭到生母的厌弃,一个女孩子也竟然要承受这样冷漠的待遇。冷酷的现实,使庐隐聚积了很多忧伤。直到她完全独立。她把一腔热情投入到她所热爱的事业与理想中。她是第一个参加文学研究会的女作家。她敢爱敢恨,果断的切断了不理想的婚约。大胆的嫁给有妇之夫。人生向她初露笑颜,谁料相濡以沫的丈夫却英年早逝,留下幼女。庐隐又走进了忧伤的漩涡,无力自拔。这一时期,石、庐书信往来,互诉心曲。庐隐这个时期的散文文风与石萍梅极为相似。情绪是可以污染的。两个才女在互诉哀愁各浇胸中块垒的时候,也是两人互相感染这种情绪无以自拔的时候。不同的是评梅在忧伤中沉沦下去,庐隐是力求超越的。直到再遇真爱,比她小9岁的李唯健,庐隐的生命一扫阴霾,大放异彩。文风趋于多元,她以天性热情饱满的性格享受这得之不易的新生活。无奈天妒英才,庐隐因难产而逝,想来是多么令人扼腕啊。

萧红的忧伤是容貌上的,看过很多刊物上登载的萧红那幅上半身小照,眼角眉梢都流泻出一副忧愁,想笑,却在诉说着不尽的苦难与悲愁。但萧红的笔下却很少流露出缠绵悱恻,对个人情感的清愁。她的笔下是活泼泼的童年,是痛失家园的悲痛,是对人生社会深刻而细腻的思考。也许天才都有某一方面的低能吧,萧红最处理不好的就是情感。从她的文字中可以窥见她的坚韧,但生活中她只剩下柔弱。她像盘树的藤萝,却放弃了萧军这颗最阳刚挺直的大树。放弃了一段彪炳文坛的佳话。只因她负荷不了情深意重,她要寻求解脱。即使在二萧最衣食无虞的时候,照片上的她也是愁容满面,她快乐不起来,她的忧伤也许来自那错乱的因缘,也许来自内心无时不在的恐慌吧。

林徽因,她的忧伤隐藏在极少数的一些诗歌中。她大多是在追求理想,高谈阔论,众星捧月中度过的。她没有时间忧伤,也不屑于忧伤。她是天之骄女。大家闺秀的身份,年纪轻轻不凡的游历经历,术有专攻的学术成就,与梁思成金童玉女般的爱情,与徐志摩浪漫传奇的人生插曲,与金岳霖柏拉图式的精神之恋。她所拥有的全是别人求之不得的。这位林下美人,非但有与林黛玉相媲美的婉致风流之体态,又有宝姐姐雍容大气的胸襟,还有探春智慧强干的作风。在她不多的文学作品中,我们读到的是她的轻盈婉致,还有得天独厚的优越。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 /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但再美的四月天也留不住那一缕香魂,她的存在理应用辉煌形容,但总是给人一种丝丝缕缕的忧伤。这样的气质,怎能不超凡绝伦。

冰心,一代才女,世纪老人。一生以爱与温暖对人。母亲,倘若你梦中看见一只很小的白船儿,/不要惊讶它无端入梦。/ 这是你至爱的女儿含着泪叠的,/ 万水千山,/求它载着她的爱/ 和悲哀归去。她的忧伤总是发自悲悯,对人对自然,永远怀着女性的柔情。在那个昏聩的时代,她如繁星,照亮了人心,她如春水,潺潺流进小读者们纯洁的心灵。冰心自幼生长在幸福的家庭,爱与温暖时时包围着她,所以终其一生,冰心始终以明亮的笔触抒写着。曾有人说冰心嫉妒林徽因,没有林貌美,林玩票之作似乎就在冰心诗作之上。即使真有小女人之间的暗中较劲,那又如何?林的业绩在建筑,冰心的成就在文学。是冰心的小诗涵养了新一代的小读者们,也涵养了我们这些早早失去童真的成人们。斯人已逝,后人还是少一些臆测吧。
其实,现在回望过去,民国的才女们开了历史的先河,勃发的才情与身为女子的多情相互融合。但是由于时代的束缚,她们走过的路程多是崎岖泥泞的,虽留下一路芬芳,却也隐隐透露着挥之不去的忧伤。她们像花儿,开在历史经过的地方,各自为历史老人填上一笔。让我们后人景仰的不是史书上毫无色彩的简介,而是从她们作品中流露中的至情至性,比如,那极具女性美的忧伤。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