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我只要求凡人的幸福  

2009-10-20 21:04:53|  分类: 瘦尽灯花又一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仰的力量是没有信仰的人难以想象的。

奥古斯丁,从一个放浪形骸的花花公子,一跃而成为教父哲学的创始人,中古代基督教父。只源于他在33岁时听到了耶稣的一句话:“如果你丧失了灵魂,那么纵使你得到了世界,对你又有何益呢?”一句话醍醐灌顶。他毫无留恋的抛弃浪荡生活。遣散情妇,孤独终老。把全部才华用到了学术研究上,取得了丰厚成就。

是啊,如果人生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敬畏,值得舍身,值得抛弃所有去全力追求,那么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还有什么意思?堪破生存的实质,堪破生命的终极意义的,当然不止奥古斯丁一个人。在我们中国,同样有这样一位令人仰止的宗教中人,他就是李叔同。

这个天津官宦富商之家姨太太生的庶子,自小天资聪颖,才华卓绝。父早逝,待母至孝。年少风流的李叔同,曾流连脂粉,并词赠佳人。如:

金缕曲 赠歌郎金娃娃

雏凤声清清几许?销尽填胸荡气。笑我亦布衣而已,奔走天涯无一事,何如声色将情寄?休怒骂,且游戏。

菩萨蛮 忆杨翠喜

燕支山上花如雪,燕支山下人如旧。额发翠云铺,眉湾淡欲无。夕阳微雨后,叶底秋痕瘦。生小怕言愁,言愁不胜羞。晓风无力垂杨懒,情长忘却游丝短。酒醒月痕低,江南杜宇啼。痴魂销一念,愿化穿花蝶。帘外隔花阴,朝朝香梦沉。

后游学日本,醉心话剧。曾男扮女装上演《茶花女》。

在音乐、西洋画、书法、篆刻各个方面建树非凡,是许多方面的第一人,堪称艺术上的通才。成名后,许多人以得到他的墨宝为荣。就连鲁迅都曾托人向李叔同讨要书法作品。

夏丐尊是他的挚友,丰子恺是他的得意门生。他家有贤妻,育有两子。从日本带回一个情妇,随侍左右。他执教于浙江两级师范,执教严谨,教风大胆。

如果就这样过完一生,李叔同的人生一样是辉煌的人生。但,这样的奇才来到人生走一遭,绝不是为了留下浮云一样的虚名。他们不满足于这俯拾即是的人生欲望,他们还要向更高一级的人生迈进,他们要探求另一种生存的模式,而且一样精彩纷呈。

出家后的李叔同,法号弘一法师。在俗的种种如浮云既散,不染丝毫。他清修苦研,钻研佛法,创设佛学律法。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多次提出“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的口号,表现了一个方外之人独特的爱国情怀。

这样的人,总是让我们庆幸他们的浪子回头迷途知返,没有辜负上天对他们的厚爱有加。又总是让我们惋惜,好好的人间事业,为什么轻易抛舍,许身空门。这就是我们俗人的短见。读了丰子恺对恩师的一段解读,我豁然开朗:

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人生”就是这样一个三层楼。……对二层楼还不满足,就再走楼梯,爬上三层楼去。这就是宗教徒了。他们做人很认真,满足了“物质欲”还不够,满足了“精神欲”还不够,必须探寻人生的究竟。他们以财产子孙都是身外之物,学术文艺都是暂时的美景,连自己的身体都是虚幻的存在。他们不肯做本能的奴隶,必须追究灵魂的来源,宇宙的根本,这才满足了他们的“人生欲”,这就是宗教徒。

这样的人生境界我终其一生不能企及。还是引用另一位思想家的话诠释自己吧:

我是人,我只要求凡人的幸福。——彼特拉克(意大利)

或者:

没有来世,幸福就是现世享乐。——薄伽丘(意大利)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