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你在哪里  

2010-02-26 18:13:59|  分类: 拟把疏狂图一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纯属虚构 请勿对号入座)

1

下午四点,是老公志松下班的点,再过十五分钟,老公就到家了。季红开心的盘算着,先拉老公上街,让老公给自己买那件红妮子大衣。那件大衣是好友丽卖的,年前有一次老公帮自己收摊后,特意带老公去丽的摊子相的,可是当时手里没那么多钱,虽然丽一再让他俩拿走,但季红以“要让某人主动表现”为借口推辞了。当时丽就说了:“一定给你留着这件,好让某人对你有所表现。”买完大衣后,再回家弄一桌丰盛的晚餐,一定好好庆祝一下自己三十岁生日,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的浪漫。

结婚十年了,志松和季红感情融洽,是令人羡慕的一对。志松在一家化工厂上班,季红早年下岗了,在街里摆摊卖水果。儿子聪聪九岁了,正像他的名字一样聪明,人见人爱。夫妻二人收入都不高,而且结婚时买楼房贷款着,所以这么多年来省吃俭用,但日子过的和美快乐。

正是正月,志松心疼妻子摆摊辛苦,让季红在家休息半个月,过了正月十五再说。

快开学了,聪聪非得再去乡下奶奶家玩几天,季红送走了儿子,真正在家和老公享受起了二人世界。 

季红正沉浸在遐想中,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是谁呢?”季红边去开门,边看了看钟。四点十分。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志松。“怎么?没带钥匙?”平时比较木讷的志松脸上带着温煦的笑容,季红看着一愣,总觉得哪里不对。哪里不对呢?又想不明白。

进了屋,季红才发现志松满身的黑灰,脸侧也抹得一道一道的。手里拎着一个袋子。季红疑惑的问:“怎么了,平时工作是挺脏,也没见你像今天这么狼狈,出什么事了?”

“没有,能出什么事。我们第四车间就是环境差,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快去洗洗吧,我还想和你一块上街呢。”

“不用了,看,我都给你买来了。”说着,志松举了举手中的袋子。

“是什么?”季红抢过袋子,打开一看,原来是那件红大衣。季红惊喜的望着志松,“你真买来了,你什么时候买的?对了,你今天下班怎么比平时提前五分钟到家了?”

“我下班就去买了,丽知道我会在你生日这天去买,都给我准备好了。我着急见到你,所以比平时骑摩托快了一些。”

季红心疼的摸了一把老公的脸,冰冷,也是,大冬天的。手上似乎沾了一些黑灰,“老公你真好,可你一定要小心,不要骑快车,出了事我们娘俩可靠谁呀。”

“没——事,能出什么事。”志松好像又恢复了木讷的本色。

 

2

季红迫不及待的穿上红大衣,在穿衣镜前左照照,右照照,并且像以前任何一次穿新衣一样,随口问志松:“老公,好看吗?”季红知道,老公的答案永远是一个字“嗯”。可是没想到,这次老公却说:“老婆,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答应我,一直穿到开春,穿到换季,明年再接着穿,一直穿下去,好吗?”

季红停下照镜子的动作,看着老公的眼睛,在那里,她发现了老公对她的宠溺与深情。老公从来都是少言寡语的,什么时候会这样的甜言蜜语了呢?还是过生日好啊,谁生日谁最大。真不知道老公从哪里学的这些话,听着不习惯,但很受用。难道是跟着自己看韩剧看的。季红不觉得哈哈笑了,“老公,你太让我感动了,亲一个。”可是看着志松脸上的黑灰,还真是无从下口,“老公,你去洗洗,我去准备晚饭,今晚上我们好好吃一顿。”

“不急,来,老婆,我俩聊聊天。”志松拉着季红的手,手也冰冷,俩人一起坐在沙发上。

“聊什么?”

“老婆,你知道,我嘴笨,不会说什么。你说吧,就说说我们从认识到现在,我有哪些惹你生气的地方,以后,我再也不气你了。”

看着志松诚挚的眼神,季红莫名的想哭。这个男人是自己今生唯一的男人,也是自己最爱最惦念最想依靠的男人。虽然他不像别的男人会挣大钱,但他永远不会让她受累。记得自己下岗后,志松除了正常三班倒,还利用休息时间跟一个建筑队干活,没日没夜,家庭的经济压力全落在志松一个人身上。季红看不下去,执意要去摆摊。志松拗不过,只得同意。从那以后,志松头上班帮季红出摊,下班帮季红收摊。名义上是季红在做买卖,其实重活全是志松在干。

要说这么多年来,这个男人有哪里让季红不满意,就是他实在不懂得浪漫,不会对妻子甜言蜜语。在他嘴里说出的总是煞风景的大实话。记得某年情人节,看到一个女孩怀抱鲜红的玫瑰从自己的摊前走过,季红捅了捅身边的志松,“看,玫瑰花,准是她男朋友给买的。”“玫瑰?不就是我妈院里的月季花吗?再说,买这花干嘛,有钱不如吃一顿。”气得季红直翻白眼。

但志松却是体贴的。知道季红爱看韩剧,又熬不了夜,所以总是利用自己下夜班后的时间给季红盯着韩剧。尤其是大结局。虽然他讲不好,最起码能给季红一个结果。

所以,今天志松的出人意料之举,季红就理解为看韩剧培训出来的。

季红聊着两人这十年的点点滴滴,志松却听得面色凝重。季红讲到了两人最初的相爱,“老公,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下定决心嫁给你吗?因为,我们认识的那个冬天,你接我下班,总是带一件厚大衣,把大衣抱在怀里,我出来了,就披在我身上。那温暖就别提了。当时,我跟小姐妹讲这件事,她们都笑你傻。说那是男孩搂抱女孩最好的机会,你却让给一件厚大衣了。但我却认定了,跟你这样的男孩才会幸福。”

志松听到这里,嘴里喃喃有声:“幸福就好,幸福就好,只怕……只怕我给你的幸福不能长久,季红,如果我给不了你长久的幸福,你一定要原谅我,一定要继续追寻下一站的幸福……”

看着老公脸上痛苦的表情,季红有瞬间的不解,但想到老公这么多年想让自己母子过上好日子的强烈愿望,她又理解了老公,她抓过老公满是黑灰的手,那手依然冰冷,满含深情的说:“老公,看你说的,只有你能给我幸福。老公,你知道我最担心什么吗?一个是你的工作环境太危险,虽说工资高一点,但安全最重要啊,所以什么时候能换一个环境就好了。还有,就是你路上一定慢点骑车。你的安全,就是我们娘俩的幸福,只有你能给我们幸福。”说到这里季红想打破这有些沉闷的气氛,故作轻松的说:“老公,你越来越有进步了,说话多韩剧呀。哎呀,快五点了,我要看中央8 的韩剧了,老公,咱俩一起看。”

3

说着,季红打开了电视机,开机频道是本市新闻频道。季红正想换台,只见志松往门口走去,眼中似乎有水光闪现,边走边说:“季红,他们叫我上路了,再不走就晚了。爸妈、儿子就拜托你了。”

听志松的口气,他好像要出远门。季红有一瞬间的恍惚,两人结婚十年最多没分开过两天。在自己生日这一天,志松要去哪呢?难道刚才两人聊天时志松说要去哪儿了吗?都怪自己喳喳喳说个没完,志松说什么都没注意听。季红边想边追出了门,可是楼道里哪还有志松的影子。他怎么走得这么快?

季红正想给志松打电话,忽然听见电视里正在报道:就在今天下午十六时许,某化工厂第四车间发生爆炸,厂房彻底坍塌,目前已确定有五人死亡。救援工作正在紧张展开……

某化工厂第四车间——不就是志松所在的车间吗?

“叮铃铃……”电话在这时响起,季红颤抖着手拿起电话接听,“季红吗,我是丽。志松在家吧?我刚听说志松的厂子发生爆炸事故,而且正是志松的那个车间。还好你家志松没事,四点多他还到我这儿给你买大衣着,我看他一身的黑灰,问他出什么事了他也不说,拿了大衣就走。看来志松是死里逃生啊。”……

季红放下电话,疯了一样给志松拨电话,“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老公,你是生是死,你在哪里啊……

季红冲进了无边的暮色……

 

 

后记:前天下午我们这里有一家工厂的车间发生爆炸。有感于平凡的家庭易碎的幸福而写下此文,希望人们珍视拥有,把安全放在首位。文中人名全部虚构,都是在键盘上随意敲俩字母敲出来的。

本文还是题材问题,太老套。我实在缺乏生活,读了不少小说,可一下笔什么也想不起来,大家凑合看吧。耽误您时间见谅了。

另,本文红袖地址链接:http://article.hongxiu.com/a/2010-2-26/3518633.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