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拣尽寒枝  

2010-06-13 20:51:11|  分类: 拟把疏狂图一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云想梦衣裳 

[原]拣尽寒枝 - 云想梦衣裳 - 云想梦衣裳

 

大宋神宗年间,承平盛世。惠州虽属蛮荒之地。但地处南夷,气候宜人。海阔山高,椰风花语,自有别处不可比拟之美。

温如玉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闺秀。父亲是一方太守,母亲是前任宰相之女。父亲任职一方,把地方上治理的井井有条。母亲主内,气度雍容,既有当家主母的威仪,又有悲悯为怀的柔肠。父母伉俪情深,从未有过争执。父亲爱母亲至深,从未有过纳妾的念头。如玉从小被父母兄长宠爱,并不娇纵。

在家塾里,她和哥哥一样读书识字,甚至要比哥哥聪明秀慧。每每夫子出对,如玉总是很快对出。如玉尤其钟情于自汉以来历代诗词典赋。由于女子读书没有科举的压力,夫子并不限制如玉的爱好,而总是随性指点。渐渐的,太守女儿的才名初显。

如玉十六岁了,虽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但唯一的兄长在几年前投笔从戎,戍守边防去了,不知何日归家。所以太守和夫人并不急于为如玉挑选良人。

而如玉呢,虽外表娇柔,却素性有主见。她曾私下和母亲商谈,“女儿终身但凭父母作主。只求父亲大人慧眼识人,不求官宦,摒除纨绔,人品学识居首,一意相待才是。”母亲讶然于如玉的坦荡,言谈之间,毫无小女子的羞涩扭捏,眉宇之间尽是笃定执着。

夫妇二人不禁忧从中来,只恐爱女难破情关,作茧自苦。所以尽管媒人纷至,怎奈夫妇二人唯女儿是瞻,轻易不肯相谈。

 

惠州城内,有一商贾大户林家。祖辈以航海为业,世代见多识广。中土人情,海外见闻,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子孙也从不以读书入仕为务,皆以经商为业。林家有公子三人,两个大公子皆已成家立业,分摊了家族的一份事业。三公子名敏聪,年已二十,为人潇洒倜傥,精明俊秀。虽年纪轻轻,却已掌管了林家最大的产业——造船业。平时参与图纸设计,监督制造,毫不懈怠。其余时间则流连于勾栏瓦肆,过着轻狂旷放的日子。林老爷倒也不加拘束,只因林敏聪自视甚高,绝不肯娶那些庸脂俗粉,并曾发誓要娶一绝色。

 

上元之夜,惠州城内歌舞升平。温太守在府前设宴会与民同乐。如玉请示了母亲,带上婢女小厮出了太守府后门。只见街上花灯竟放宝马雕车鱼龙旋舞,到处是艳装彩饰的游人。如玉边走边欣赏着花灯上的字画灯谜,不觉间走到了一处,只见八角宫灯上提着一首词: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断肠处,

明月夜,短松岗。

瞬间,如玉感觉自己不能呼吸,眼眶热热的似有泪奔流而下。那旋转的宫灯一行行一遍遍的呢喃着某位男子的柔情。他是谁?世间竟有如此奇男子。情浓如酒,饮一杯就沦陷了一辈子。情深似海,望一眼就倾尽了相思泪。如玉痴痴的望着那旋转的宫灯,仿佛望见期盼了累世的情缘,“请问,这是谁写的词?”恍惚中,如玉竟然不知道自己已经问出了口。宫灯的主人是一个须髯老者,慈眉善目,淡然对答:“人间至情至性之人,我朝除了苏公苏轼之外,可有第二人?”“苏轼?”

如玉再也没有心情闲逛下去。她不断的念着那个名字,似乎要把它嵌进记忆里,刻在心坎上。回到居处,如玉只觉得枉读诗书若许年,竟然不知有苏轼其人。她命婢女把几案上的诗书全部抱走,把墙上的字画全部揭下。念着那个名字,如玉沉入了梦中,一个面目模糊的男子从遥远的地方而来,轻轻的叹息:“如玉,我就是苏轼。可解你渴慕之思?”

第二日,如玉念念不忘那个名字。她踏上父亲的藏书楼,在烟尘灰网中摸索着,灵动的眼睛庄严的巡视着,翻阅着,生怕漏掉那个名字。可是没有,还是没有。从晨曦微露到夕阳欲颓,如玉绝望了。她不知道她要怎样找到那个名字。

突然,她想到了饱学的父亲,像苏轼这样的名士,父亲怎能不知呢。

昏黄的烛光下,温太守和颜悦色的为爱女详述着关于苏轼的一切。原来苏轼竟然是父亲同科的进士,那他岂不是已年近六旬的老人?他与发妻王弗的婚姻堪称美满,他待续弦王闰之情深义重。只可惜王氏姐妹皆红颜薄命,不能伴苏轼白首而终。现在陪伴在苏轼身边的是侍妾朝云。

 

又一日,如玉带婢女小厮偷偷溜出府去。来到书肆,专意寻访苏轼的作品。书肆之中顾客寥寥,举目皆是文弱书生。如玉身处其中神态自若,招呼掌柜的说明意向,掌柜的见来者是一个高贵典雅的小姐,不敢怠慢。把珍藏的苏轼的书画作品,诗词集子尽数搬出。如玉迫不及待一一翻阅,只觉得苏轼的诗词字字珠玑,苏轼的字画荡人心魄。无奈惠州地处偏远,苏轼的字画流传过来的很少,而且真伪难辨。如玉郑重的挑选了一些,吩咐小厮付账抱走。

正待踏出书肆大门,忽然一人先行踏了进来,骇得如玉倒退一步。稳住身形,抬眼一看,只见一位玉树临风的公子站在眼前。如玉见那人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在自己身上打转,只道遇见了登徒浪子,神色一凛,错过身子,想从旁越过。不想那人伸出手臂拦在如玉面前,继而抱拳施礼道:“在下林敏聪,无意间惊扰了小姐,请恕在下失礼。”如玉微微还礼,并不搭话,还是从旁迈过,急急的走了。

 

想那林敏聪,贵为豪门公子,家资雄厚,见闻广博,不论歌姬舞伎,碧玉闺秀,无不见他羞了容颜,闪了心神,何时受过这样的冷遇。林敏聪心有不甘,痴望良久,继而向前询问掌柜的,“可知刚才那个女子是哪家闺秀?”掌柜的笑道:“小的不知,如果公子想知道也不难。”林敏聪何等样人,用目示意跟班,早把一锭银子递了过去。掌柜的袖了银子,低声道:“下次那位小姐不来,她的小厮必来,到时给公子打探出来便是。”

 

当林敏聪知道如玉身份后,惊喜至极。太守家的小姐闻名已久,只是宦门之女,难以谋面。不想温如玉是这般样貌出众,气质清冷的女子。他不断的回味着那天的偶遇,真乃惊鸿一瞥,那盈盈秋水,淡淡远山,那软罗烟纱笼罩下的曼妙身姿,无不让他朝思暮想。他想自己真是痴长了如许年纪,蹉跎了锦绣华年,空掷了恁多热情。

当林老爷听闻儿子的告禀,只觉儿子又在耍幺子脾气,良言劝道,“我林家虽世代累积了一些财富,但自古商贾数末流,怎可高攀太守之女?”林敏聪不以为意,“爹爹所言极是。凭我资质,考取功名并非难事。只因有以经商为要,不以求仕拖累平生的祖训,所以林家男子皆断了仕途之念。我看那太守之女仿若空谷幽兰,定不为俗世所累。只求爹爹成全。”林老爷见儿子意念真切,又盘算凭敏聪的一表人才,自家的偌大家业,此事似有可行之理。何况一旦和太守家做成了亲家,对于自家生意大有裨益。

 

如玉那日买回苏轼的集子和字画后,就重新布置了自己的房间。每日沉浸在苏轼的诗词曲赋之中,临摹着苏轼的字画。每读到苏轼那首写给亡妻的《江城子》,就感慨重生,泪流满面。心中默念:“今生如有人为我如玉如此倾尽肺腑,死而无憾了。”

想那苏轼一生坦荡,至情至性。身处逆境,却豁达豪迈。他的诗词从不做小儿女之态,虽有“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隐逸之情,却大多是“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的洒脱。但如玉从中看到的却总是他隐藏在字里行间的真性情。如玉痴痴的描摹着他的样貌,即使明知道他已是一老翁,却不能减少对他的分毫思慕。

朝来初日半衔山,楼阁淡疏烟。往年这样的时日,如玉早已出门踏青了。但自从邂逅了苏轼其词,仿佛双足牵绊上无形的绳索,再也不雀跃于郊田野外,小桥流水了。眼见着憔悴了容颜,恹恹了腰身。温夫人看在眼里,只不知何因。

 

在这个时节,温太守积极筹划防汛事宜,需各大商贾出资出力。这日,惠州城内各行各业的商人济济一堂,纷纷为太守分忧解劳。林老爷作为最大的商家,在银钱资助上从不推脱。可是今年却迟迟不见林老爷表态。等众人散后,林老爷独自留下来,先向太守表达了出资计划,停顿片刻,似有未尽之意。温太守不解道:“林老爷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不敢不敢,太守为民办事,我等理应出资相助。只是有一事……”

当林敏聪从父亲那里听闻温小姐拒绝了提亲,惊骇不已。反复向父亲打听提亲的细节。只听林老爷说太守并没有立刻回绝,而是入内与妻女商量。再出来后就婉言回绝了。

林敏聪好不甘心,难道温小姐也不过是世俗凡女,只看重门第身份?还是那日初遇,自己给她留下了轻佻浪荡的印象?林敏聪越想越觉得后者很有可能。敏聪从小就聪慧异常,随父亲巡视商号,师爷掌柜的算了半天的帐目,他瞄上几眼就能报出数字。林老爷把他当作商业奇才去培养,对他的品行并不多加约束。何况商贾世家,并不拘泥于名节声誉。所以敏聪年纪虽轻,却已是花名在外。

林敏聪从未像那一刻痛恨过自己,为什么自己没有洁身自好,为什么没有料到世上还有像温如玉那样高洁不染纤尘的女子。但他从不自怨自艾,他要果断的采取行动。

林敏聪来到那家书肆,找到掌柜的。如此这般的交代一番,就打道回府静候佳音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