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拣尽寒枝(二)  

2010-06-14 22:05:53|  分类: 拟把疏狂图一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说如玉。那日办公期间温太守匆匆走入内堂,命婢女唤来如玉,问道:“如玉我儿,可认识林家三公子林敏聪?”见父母脸上一抹期待,如玉摇了摇头。温夫人道:“如玉,你已年方二八,平常人家的女儿即使不出嫁也已找好了婆家。今日林府林老爷亲自向你父亲给他的三儿子提亲,听林老爷说,是林公子在书肆里遇见你,一见钟情,求他父亲来提亲。”如玉恍惚中回想起那日的男子,并没有特别印象,只觉得有些孟浪。如玉的一颗心早已许了词中苏轼,心下已经坚定了今生若不见苏轼一面绝不嫁人的念头,只是这样的想法说出来必定骇着父母。

见如玉入了神,温夫人暗自思忖,“女儿这些时日思虑重重,神情恍惚,可否与这位林公子有关?”温夫人婉言劝道,“适才等你来时,我和你父已经商谈过了。林家在惠州数大户,只可惜是从商的。但听说林三公子聪慧异常,为人潇洒不羁。虽说有一些不好的风评,但大户人家,经常招致一些怨怼也数平常。何况林家产业如此之大,自然招一些莫须有的嫉恨。女儿可否在意?”

听母亲之言似乎误解自己对林公子有意,如玉慌忙否认道:“女儿并不认识林公子,也对他毫无印象。听母亲刚才所言,他的家世人品并不合小女心意。还求父亲大人婉言回绝为是。”见女儿一脸的坚决,言辞之间毫不拖泥带水,温夫人迷惑了。难道是自己多心了,女儿只是春来不适,节令使然?温太守听女儿如是这般,心中有数,步出内堂回复林老爷去了。

 

一夜春雨,凭栏远眺,“照野弥弥浅浪,横空隐,隐层宵”。如玉反复咀嚼着苏轼的词句,恨不得化作一池琼瑶,任卿踏碎又何妨。返身回到书房,书桌上那本集子已经被如玉翻卷了边,如玉暗想不知苏轼如今被贬何方?自己每日禁锢在闺阁,到哪里才能打探到关于他的消息呢?今生可有相见的一天?不知书肆中可有苏轼新的集子?

正寻思间,只见贴身婢女小梅匆匆的跑上楼来,“小姐,我刚才去了前院,阿来说,前天书肆又有新的集子,问你可去一看?”如玉微笑颔首,整装下楼出府。

 

林敏聪自打托掌柜的通知了温府小厮后,日日来书肆等候。一连等了三天,温如玉终于出现了。

如玉进得门来,只见偌大的屋子不见顾客。但她不以为意,直奔掌柜的那张桌子,淡然开口,“掌柜的,听我家小厮说,有新来的苏子词集,可否一看?”掌柜的一脸为难,“这,这,我知道温小姐喜欢苏子的词集。可是不巧的很,这次仅进二十本,都被这位林公子买去了。”如玉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一男子,正在翻阅手中书。此时恰抬起头来,如玉只觉眼前之人很是面熟,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寻思间,如玉的眼神不觉定在了人家的脸上。

林敏聪不敢放肆,脸上摆出深沉文雅的笑容,向如玉深施一礼道:“久仰温小姐芳名,今日幸会,在下林敏聪。”如玉闻言大惊,转身疾走。林敏聪不敢冒失,不再出手相拦,只是貌似闲闲的说:“温小姐不想看苏子的词集了吗?”果然,如玉放缓了脚步。林敏聪继续说道:“温小姐如有兴趣,可借一步说话。我绝无他意,只是听闻小姐喜爱苏子的集子字画,不巧在下也很喜欢,几年来收藏了不少。”

如玉深知自己的身份不应与眼前的男子有任何交集,但是禁不住“苏子”的诱惑,回转身来,力持镇定的对眼前的男子道,“多谢林公子美意,我只想买一本苏子最新的这个集子,不知林公子肯否割爱于我。”“不瞒温小姐,我收集苏子集子字画很久了,今天之所以全部买下来,是想送给书塾,让学子们研读。既然温小姐相求,岂有不舍之理。”说着奉上一本书,侍女小梅接了过去。林敏聪接着说道,“温小姐与我也算同好,不知小姐肯否赏脸,到里面雅座一叙,以解对苏子的思慕之情。”

林敏聪此言实是揣度如玉心理字斟句酌之后而发,所谓的思慕之情,也不过是对心中偶像的一种崇拜敬仰之情。可是听在如玉耳中,却仿佛被窥破了少女心中埋得最深的相思,如玉不由得红了脸颊。林敏聪看在眼中,不由得心生雀跃。再接再厉道:“请!”

如玉不由得移动脚步,随林敏聪来到一个雅致的房间。只见书桌上摆满了字画,书架上放置着很多书籍。如玉信步观看,发现书桌上放着的都是苏轼的作品。一幅幅欣赏下来,只觉得眼界开阔,情意流转。随口问道:“只不知这些作品真的出自苏子之手吗?”林敏聪见伊人完全沉浸在书画世界,不免有些失落。听伊人提问,殷勤回应道:“应该是吧,我虽掌管家中的造船业,但也经常随父兄远行经商。对苏子的作品还是有一定的鉴别能力。这些字画,温小姐只要喜欢,我可以送给小姐。”

如玉微笑不语,眼光继续在书画间流连。林敏聪突然之间有一种无力感。以往应对女子的经验仿佛都使不上。他在心中自我安慰道,“如果温如玉也像其他女子那样给点好处就喜形于色,甚至投怀送抱,那还值得我林三少爷喜爱吗?”

见如玉的眼光停留在一幅书法作品上,林敏聪定睛一看,原来是那首悼念亡妻的《江城子》。林敏聪评论道:“这首词最能动人情肠。我以前只喜欢他豪迈如‘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不想读到这首词却令人痛彻肝肠。”说到这里,如玉终于把眼光短暂的停留在林敏聪的脸上。继而又回到那幅字上,目光痴迷,不知所思。

林敏聪心想这位温小姐还真难以讨好,当初计划此次见面的热情到此时竟被如玉的冷淡打击的阑珊零落了。但望着眼前这个女子,真是人如其名温润如玉,那细腻的肤色,那灵动的明眸,那垂落在两腮的青丝,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飘逸如仙。

林敏聪又鼓足勇气,继续谈着如玉感兴趣的苏轼,“其实家父认识苏轼。”果然,如玉又把目光放在林敏聪的脸上,眼神中充满了疑问,期待着他继续说下去。“是这样的,当初苏轼被贬黄州,家父正在那里处理一桩生意。苏轼刚到黄州,房无一间,地无一亩。家父是个爱才之人。通过朋友想帮苏轼,但是被他婉拒了。却从此交上了朋友。”

如玉心中感叹,苏轼真有“天下谁人不识君”的魅力呀。虽无限欣喜此次出门竟然见到这么多苏轼的作品,但如玉深知自己此时的行为是多么的不合时宜。尤其是身边这个男子就是向父亲提过亲的林敏聪,而且竟然声称对自己是一见钟情。想到这里,如玉不再留恋,向林敏聪行了一礼,道:“多谢林公子的盛情,如玉今日不虚此行,得见苏子如许真迹,皆拜林公子所赐。时候不早了,容我告辞回府。”

林敏聪深知多留无益,但殷殷邀请道:“温小姐客气了。明日惠州文人在林竹苑举行诗会,不知温小姐可否赏光?”见如玉面带疑惑,敏聪深怕如玉误会,急急的解释道:“温小姐放心,林竹苑是我们林家的别院,仅供文人聚会所用。温小姐可呆在二楼,有珠帘隔之,小姐可见外面诗会盛况,外面却无法看见珠帘之内。”

如玉似有所思,最后轻轻颔首。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