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原]拣尽寒枝(三)  

2010-06-16 18:59:21|  分类: 拟把疏狂图一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如玉如约而至。果如林敏聪所言,在二楼有一间隔有珠帘的房间,向下俯瞰,文人们齐聚庭院之中,或饮酒赋诗,或点评时下好诗好词。渐渐的话题集中到苏轼身上。如玉侧耳倾听。只听有人道:“你们听说了吗?苏轼又遭贬谪了,这次是贬至我们惠州。不日即将到来。”

听到这里,如玉禁不住全身战栗。双手死死的绞着手中的丝帕,他要来了,他果真要来了。当无数次描摹不清的身影最终出现在眼前时,会是怎样的光景。如玉忍不住要泫然欲泣了。但是这是在别人的家里,怎么放纵自己的情绪流露呢。

正思想间,林敏聪来了。在自己的别院,林敏聪不觉得意气风发,这样宽广的庭院,如画的美景,设宴做诗会的大手笔,想她太守千金也不见得见识过。虽说温如玉不是那种为荣华富贵所动容的女子,但是自己也不是那种只知堆金砌银的俗物啊。

敏聪来到如玉近前,询问道:“温小姐,诗会上可有令小姐欣赏的好诗?”

如玉依然是淡定从容的样子,徐徐开口道:“连日来有劳林公子费心了,如玉大饱眼福。只是如玉是一闺阁女子,实在不应私自参与这样的盛会。打扰了,如玉告辞。”

见如玉似有一种决绝之意,林敏聪难舍娇颜,此时不说,恐日后再难有机会了。林敏聪从来不是令自己后悔的人。他不再顾忌她的千金身份,不再忧心她听闻后的骇然反应。林敏聪抛开那些千思万想,对着眼前的佳人倾诉衷肠:“温小姐,请恕我冒昧。我知道你我身份之差距,但我也顾不了许多了。自从那日在书肆里见到你,我便朝思暮想。只觉得虚度了那些没有你的岁月。我以前浪掷了不少光阴在勾栏瓦肆。但那只是消磨时日,并不是对美色有所贪图。自从见了小姐以后,我已绝迹于欢场。我愿意为小姐一人尽付一生。”

听了这番告白温如玉并没有慌乱。林敏聪诧异之余又有一份了然。诧异的是温如玉不过是一位二八年华的闺阁女子,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即使读了些诗书,也不可能弥补足不出户的见识。为何她的心理强大到足以击败自己一个堂堂男子,只因自己先爱了?了然的是,依她的性情,一定有此种反应,否则也不会让自己心心念念了。

其实如玉听闻此番告白,并没有表面上那样平静。在她的内心还是掀起了一丝波澜。通过两次接触,如玉已经看出眼前的林公子资质出众,对自己的缠绵爱意在尽量克制后又瞬间爆发,这确实令如玉有些措手不及。如玉此时深深后悔自己一时的任性胡为。只为多了解一些苏轼的信息,而没有在她的世界刻意摒除林敏聪的存在。

如玉深深的道了一个万福,歉然开口:“承蒙公子错爱。我想我的意思家父已经向你父亲转达的很清楚了。并不是身份地位使然,我想在惠州城想嫁给林公子的闺秀不可胜数。我如玉何德何能让林公子高攀呢。只是如玉心中有装心事,不知何日能了。在此之前,如玉不会谈婚论嫁。如玉就此拜别,惟愿林公子能觅得远胜如玉之女子,相伴白首。”

 

自从林竹苑一别,林敏聪消沉了不少。林老爷没想到敏聪会在儿女情长上栽跟头。如果是别家女儿,仗着自家财大气粗,执意相求,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可是太守家的千金,而且已经两次明白无误的拒绝了,哪还有回旋的余地呢?

 

如玉自从听闻苏轼即将来惠州一事后,精神为之一振。既为苏轼仕途蹇仄而心痛,又为终能一堵风神而鼓舞。只是这一等不觉由春入夏。在患得患失中,如玉在思念中煎熬着。

 

那日,听温夫人说前院来了重要客人。如玉摒住呼吸小心探问是谁,“是苏轼。”“真的吗?”一句话暴露了如玉少有的激动。一会儿,小厮来禀报,温太守请她们母女到前厅。

望着眼前这位与自己父亲一般年纪,须发花白的老者,如玉一时难以适应,这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词中苏轼吗?只见他风尘仆仆,尘满面鬓如霜,却自有一种萧然于尘世的洒脱,凌驾于万物之上的豪迈,还有一种令人忍不住想接近的率性真诚。反复打量之后,如玉对自己说,“不错,这就是苏轼,我心中的苏轼。”

苏轼对眼前这位太守千金貌似淡然实则执着的打量坦然以对,对温太守道:“温公好福气,有如此秀雅的女儿啊。”

 

如玉心中激荡的情愫不能言说,也不敢言说。心中似有万言,却发不出一语。自己与苏轼,一个青葱红颜,一个皓首苍颜。仿佛一个天南,一个地北。想苏轼,才情干云,怀抱着匡世济民之情怀,却经受了一次又一次的严重的政治迫害,但他依然以一种超人的旷达,一种不以世事萦怀的恬淡精神,布衣芒屡,出入于阡陌之上,泛舟于山水之间。这样的苏轼完全的契合了如玉对人生的想象。那首击中如玉的《江城子》,让如玉看到了人间另一种别具风采的爱情。苏轼豪放不羁,至情至性,毫无防人之心。王弗便时刻在他身边充当贤内助,夫唱妇随情深意笃。王弗死后十年,苏轼写下了悼念爱妻的词篇。情深似海的苏轼吻合了如玉对爱情的全部想象。

如果真像他的词中所言“人生如逆旅”,自己是否应格外珍惜这得来不易的相见呢。但如玉依然温柔沉默清冷自持。她不要给心中的爱人增加任何思想上的困扰。默默的坐着,听着父亲与苏轼的谈话。心中不免为他坎坷的命运感叹。

忽然,谈到了苏轼的侍妾朝云。原来,来惠州的路上,朝云感染了瘴气,一路缠绵病榻,终于没有陪伴苏轼达到惠州。这也是苏轼迟来的原因。说到这里,苏轼不由得老泪纵横。想那朝云,在苏轼最困顿的时候不离不弃,陪苏轼不断迁谪到这水土不服之地。年仅三十四岁就舍苏轼而去了,怎能不叫人肝肠寸断呢。如玉听后也暗自垂泪。

苏轼被安置在太守府的别院,与如玉的住处仅一墙之隔。以前,那座别院一直空置着。温太守给苏轼派去了婢女与小厮。朝廷给苏轼安排的依然是闲差,但温太守知道苏轼是人才。所以就让苏轼陪着巡视防汛堤岸,参与一方的治理。

每当夜幕四合,苏轼的别院总是灯火通明。惠州的文人都知道大词人的到来。每晚来请教探讨的络绎不绝。每当此时,苏轼总是笑声朗朗,高谈阔论,或大声吟诵自己写的诗词。如玉恨自己不是男儿身,不能参与这样的聚会。

对眼前之人强烈的渴慕和爱意,使如玉坐立难安。终于她发现,温太守为了与苏轼的往来方便,花园与别院之间开了一个角门。就这样如玉每晚都悄悄的从角门进入别院,在苏轼的窗下徘徊。如果听见苏轼朗诵自己没有听过的诗词,心中就默默的记诵。回到房中快速的默写下来。

一夜有风,天阴阴欲雨,时令渐进初秋。如玉每日心焦如焚,相思不能解,内郁于胸,只觉得气闷。但她依然来到苏轼的窗下。今夜,屋内寂然无声,只见昏黄的烛火下,苏轼在独酌。忽然他站起来高声吟道:

玉骨哪愁瘴雾,冰肌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么凤。素面常嫌粉浣,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如玉听在耳中,即刻就明白了这是一首悼念朝云的词。原来他自斟自饮是在怀念朝云。一句“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彻底击溃了如玉在心中建造的爱情梦幻。苏轼一生不会再为别的女子动情伤神了。自己的一翻痴情只能也随着那飘飞的晓云成空了。想到这里,她潸然泪下,踉跄着离去。

沉浸在思念之中的苏轼被细微的啜泣声惊动,推窗向外望去,只见一个娉婷的背影快步向角门走去。“难道是温小姐?”

 

从那日起,如玉病了。起初并不严重,只是微咳,精神不济。温夫人百般调剂,不见如玉好转。

 

话说林敏聪自从被如玉当面拒绝后,一直郁郁不乐。他从没感觉这样颓败过,他不明白如玉究竟为什么拒绝的那样决绝。直到听闻苏轼来到了惠州,并且亲自到林府来拜见林老爷。林敏聪心中又生出了一线希望。

苏轼非常赏识林敏聪这个青年,他没有中土书生的酸腐气息,他头脑聪明,通达大度,敢想敢干。尤其是在数理方面,他已经到了精通的地步。苏轼爱好广泛,所以经常邀请林敏聪一起探讨数理。久而久之,两人成了忘年之交。反而林老爷,暮气深重,很难与苏轼在思想上交流。

 

一日,在林竹苑苏轼与林敏聪把酒畅谈,苏轼问道:“贤侄可有意中人,如果没有,我心中倒有一个合适的人选。”敏聪见问,把放在心中好久的话终于搬了出来。听完敏聪的详述,苏轼惊异感叹:“可见姻缘天注定,贤侄可知我要给你提得人选?正是这位温小姐。”敏聪大喜,直觉得意气重生,神采翩然。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