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后院的菜园  

2011-08-20 20:28:03|  分类: 人生到处知何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云裳

前两天回村看姥爷,姥爷后院种满了各种蔬菜,侍弄的绿意盎然,好一个菜园。

靠地边栽种的大葱已经食指粗了,做菜时可以现用现拔。园子的四边种了一些小尖椒,这种小尖椒长相很招人喜欢,顶尖按下去,扎的手疼。吃的时候,切成小块状,用酱油腌上,再拌点虾皮,是开胃的小菜。二茬黄瓜已经快落架,零落着一些不再长瓜的小黄花,隐藏着几根伶仃的小黄瓜,和几根已经略显老态的准备做种的老黄瓜。忽然想起了老黄瓜刷绿漆的歇后语,还真是形象,因为老黄瓜确实不绿了,而呈黄色。现在这个季节,菜地里是大片的白菜,就等着深秋收获一颗一颗水灵灵的大白菜,为漫长而寒冷的冬天储备蔬菜。

久久的站在菜园边上,看着这些久违的蔬菜,仿佛听见它们在窃窃私语,我爱自己的颜色,黄瓜的绿,茄子的紫,辣椒的红。我爱生长的这一小片净土,这片净土是一位热爱土地的八十岁老农精心守护的。

记忆把我带向并不算特别久远的过去。那时,家里除了种水稻的责任田,还有一块儿离家很近的菜园子。那是一片与姥爷后院菜园差不多大的一小块地。爸爸妈妈很珍爱那片地。

每年开春集上,妈妈都要逛几次,买各种蔬菜种子。邻居大姨大婶们也经常交流那种菜籽易活长势好,总是不断的淘汰旧品种,尝试新品种。

选好了种子,就开地,一锹一铲一镐,把冬季干枯的冻土翻转过来,露出里面湿润的黑黝黝的带着气息的泥土。然后挖沟修垄。有的人家的地垄休整的就像小学生的横格本,笔直,见方。也像部队上军人码出的被子,四棱占线。农人们修完地,抽着烟,或者拄着锹把,端详着脚下的地,就像画家端详着自己的画作,书法家端详着自己写的字一般。

地修好了,就要刨坑,填菜籽,然后用脚踢土掩埋。这类小活儿,往往就该小孩子上场了,一个大人在前面刨坑,小孩子在后面数粒数,扔在坑里,再用脚踢土埋上。几趟下来,头上也就冒汗了,闹着不干了。大人就开始利诱,“想吃黄瓜不”“想吃洋柿子(西红柿)不”。这无异于起到了画梅止渴的功效。

长长的夏季,就开始陆续享受菜园中甜美的果实了。馋孩子天天惦着菜园中的黄瓜长几寸了?西红柿红了没,花生长角没。早晨是不去菜园的,因为有细密的露珠伏在叶片上,像晶莹的泪珠,人一碰,纷落如雨,打湿裤脚。有些叶子的页面上有微细的毛刺,边缘是锯齿状,划在人裸露的皮肤上,会出现一道道红痕。再滴上露水,疼起来足够龇牙咧嘴的。

临近傍晚,去菜地采摘吧。黄瓜豆角茄子西红柿,应有尽有,绝对的绿色环保,绝对的鲜嫩。吃着,唇齿间都是甜香,心中舒坦喜悦。

我离开这样的环境和生活越来越遥远了。甚至很久不曾想起像姥爷的后院中这片菜园一样的净土。每天去买菜,总是很马虎,那些菜都长成一个样子,还不都是钱花出去,菜买回来这么回事吗。

一天听楼下几个老太太聊天,她们叹着气说买不到好菜,一看那些菜就是被无数只手摸过的。哪跟过去在老家,有一小片菜地,想吃什么就种什么,每天吃的菜,都是自己的手种下的,自己的手摘回来的。吃着那叫一个舒心。

姥爷八十多岁了,在这个把院子都盖上房子显示财富的年代,他家后院的菜园不知道还能保存多少年。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