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一生心事住春光(云外)   

2014-05-10 05:30:47|  分类: 除却花开不是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李清照词云:三年两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这个春天,我要做一只蝴蝶,追寻春光,与春同在。
每周的出游,似乎已经成为我周末的主旋律。春天里,可看的景很多,但由于游玩的时间只能是周末,所以,你去的时候,可能景色未明,你走的那段,它已然轰轰烈烈。那又如何,偶遇一景,就如偶遇一人,只要怀着一颗欢喜的心,就没有遗憾。
去兔耳山时,春初来,山路上匍匐着大片冬日的黄色衰草,走在上面,竟然像溜冰,不停的打滑。看了看后人翻修的寺庙,拍了些照,就觉得乏味了。不如进山,奈何时间有限,不能深入。好在我俩背去了野营帐篷,在进山的路边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开始安营扎寨。
很快我俩就置身于一个绿色的小天地,他躺下小憩,我拿出随身携带的《苏东坡传》,吃着零食读了起来。帐篷内是我们借自然天地隔绝起来的一个小世界,帐篷外是风儿奔跑的场地,鸟儿鸣唱的舞台。我俩仔细分辨鸟的叫声,倾听风儿鼓吹帐篷打招呼的热情,时而有小小的爬虫不顾邀约而至,弄得我手忙脚乱的送客。
在这种环境下读书,实在是矫情,闲的。但读着苏子落拓,忍不住想,要是那时有这样一顶帐篷,苏子的民生问题是不是就不那么苦呢,下雨时钻进帐篷,是不是就没有了那首“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的千古绝响。
去扶崖沟时,春已盛,春花已经一股脑开过,我俩见到的景色是一片浓烈的绿,漫山遍野,不同层次的绿。实在喜欢扶崖沟山的造型,山体呈柱状,巨大而不险峻,高崇却显柔润,不爬一爬,实在心痒难耐。
本想一气爬到山顶,一览众山小,却中途被一对春耕的夫妇吸引了,确切的说,最先吸引我的是他们的驴子。这头驴子黑色镶着白边,身形中等,体态匀称,想必是驴中的美人。只要一看见驴,我就忍不住想起柳宗元的黔之驴,讨厌那个好事者,为啥多管闲事,让勤劳肯干的驴白白牺牲了性命。谁说驴在那装强大,那只是老虎不识此物的意淫罢了。奈何驴子本就生活在槽枥间,哪认得凶猛的老虎呢,最后牺牲性命不说,还落得被后人耻笑的下场,为驴子一大悲。
那对夫妇种地的工具极为原始,驴子拉着老式犁耙耕地,男人用竹筒型的点种器播种,女人舍出一双尽是泥土的鞋子,在后边掩埋。我看着兴起,强烈要求帮忙掩埋种子,跟着那个妇人一路踢土,这个活儿不累,就是脏。向农人的辛劳致敬。
他们种的是小米,由于我参与了劳作,就起了吃新鲜小米的贪心。所以留号码,约定秋后有了收成再来拜访买小米。期待秋季的扶崖沟。
在这个春天,我就愿意做这样一只追逐春光的蝴蝶,不必励志,誓要飞越沧海。我只管拂日穿红,度过丽日悠长,因为我只是个追求快乐,享受幸福的小女人,不要在我身上附加那么多,我承受不起。蝴蝶的翅膀薄如蝉翼,为什么硬要给它穿上银光闪闪的铠甲呢。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