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想梦衣裳

我的笔耕我的地(全部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山行闲行我的修行(十二)  

2015-02-09 14:43:55|  分类: 除却花开不是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裳原创)

 

上午去卢龙接回公婆,下午我俩都有些懈怠。某李说,先躺会儿,反正有一下午时间。我原本昨晚没睡好,也有些懒得动。但想想这一周各种莫名的焦虑,烦闷,想想那山中的风,风中摇曳的枯草,那些石头,那些起伏的山峦,是我多么渴望的。走吧,找座山,去山里呆着。我一句话,某李的兴致也来了,说走就走,为这好习惯,为这无比的默契而无言感动。

其实与哪座山相遇冥冥中都是一种缘分吧,本想去椒园寺,看山老妇却堵了路,言是防火期。我俩只好临时改主意——椒园寺北面的延寿山,都属于兔耳山一脉。

老妇口齿不清,但人很热情,连说带比划,告诉我俩上山的路径,某李听的很认真。每当这时候,我都会晃神,思绪不知飘到哪里。整个身体似乎从浑浊难耐处忽然间来到一个清明的所在。立春了,虽然节令不会明显到天地回暖,万物复苏,百花齐放,但我分明感到天蓝了,蓝得多了几分春的风情,松树更绿了,绿的醉人的眼。

辞别老妇,我们柱杖上山。在山脚就已经仰望到山中的几处建筑,和一尊佛像。到了那里,有一处木质房屋,外形简洁色彩相宜,正是我喜欢的风格。拍了几张照。多想在山里拥有一处这样的房子,朝闻鸟鸣,夜宿山风。房子里无人,趴窗望之,里面有上下床,但不像有人居住,似乎还处在装修布置期间。红房子右边是蓝色集装箱房子,里面是没有建好的道场吧。

起风了,房檐上的经幡随风呼啦啦的波浪似的飘动。我想起那很有名的禅学故事,是风动,还是幡动,其实是心动。又想起旧县那边兔耳山大石上的偈语——不动心。修行到不动心的境界,也就脱苦得乐了吧。想想这一周,自己烦恼纠结的事情,哪一件值得动心,甚至把心放在火上炙烤?都不值得,每一件都可解。但我却把自己弄得满面尘灰烟火色。所以某李上午问我还出去玩不,我肯定地回答,去,我要去除我的烟火色,去山间呼吸草木香。

沿红砖铺就的仅容一人行走的甬道,向西,来到大佛前,是南無阿弥陀佛,大佛是瓷制,通体白色,高大威严,又慈眉善目,俯视尘寰,俯瞰终生,有求必应。深深下拜,默默祈福,一切安好。正处于建设期吧,大佛只安放在简易的凉棚下,但不妨碍佛的庄严,也不影响两颗虔诚参拜的心。

再向右,还有一处红房子,与前面介绍的建筑风格一致。走在廊下,踩着木质地板,放眼青山,蓝天,白云,只愿此身常住,此心停留在此。奈何红尘就在几步之外,看山老妇的茅草房也尽收眼底啊。

上山,尽管有老妇指点路径,但我俩依然走错。爬山至此,我俩已经很能坦然面对走错路,这也是爬山的一部分。原路返回,重找一条路继续。这次对了,我们沿着藏传佛教的经幡,蜿蜒回旋,沿开山者开出的小路上山。所谓路,实则就是砍倒了几颗荆条,整个山坡全是密密麻麻的荆条,想必当初开出这条小路极为辛苦。当年读柳宗元《始得西山宴游记》,对开山一段的描写印象很深,用在这里是恰当的吧,“缘染溪,斫榛莽,焚茅茷,穷山之高而上。攀援而登,箕踞而遨,则凡数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这座山虽然不高,但登顶后,向东极目,却有“皆在衽席之下”的效果。

山顶是一个道场,矗立着的类似敖包。风吹幡动,梵乐盈耳。大悲咒的声音缥缈如仙,超脱尘心。某李疑惑,在山下没听的这么清,到了山顶反而这么真切,是何道理?我随口乱答。被他嘲笑一番。最终他找到了答案,仿佛是央视科学探秘节目一般。原来,敖包南面的一块岩石下,向阳,呈壁座状,正好安放一尊菩萨像,旁边是一个太阳能播放器,声音正是从那里传来的。我俩虔诚参拜,保佑女儿学业顺利。菩萨像前的香炉被风吹打了裂成两半,香烛也倒了。我俩重新摆放好,某李用我绑头发的皮筋把两半的香炉绑好,基本复原。

下山,这座山西面兔耳山主峰轮廓像一尊卧佛,某李虔诚祈祷一番。下山总是很快,一路风景已经看过,山路已经熟悉,气息已经调匀,脚步生风。某李说,能找到这样一个去处,说不定是菩萨指点我们。又说到那位老妇,说不定也是菩萨的化身,指点我们上山的路径。我笑道,如果是西游记电视,那一定是在我们走后,一阵祥云卷起,老妇面容敛去,换成菩萨真身,升到云端,颔首微笑。真佩服我俩的想象力啊。

站在山顶,我俩点数爬过的山,已然不少,再引柳河东的游记中言,“日与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到则披草而坐,倾壶而醉。醉则更相枕以卧,卧而梦。意有所极,梦亦同趣。觉而起,起而归。”这不就是我俩的写照吗?不同的是柳河东是谪人,而我俩是自愿放逐于山间。柳河东忧国忧民之人都能用山水治愈,我的那点小纠结,一趟山行,不知被抛向何处了。

我是云外,人在路上,身在闲行,心在修行。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